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关闭
关闭
前沿进展
运动时低氧血症可预测肺动脉高压
    肺动脉高压(PH)是 COPD 患者运动耐量和死亡率的预测因素,因此尽早明确 COPD 患者是否合并 PH 十分重要。业内定义 PH 为:静息时右心导管测量的平均肺动脉压(mPAP)≥ 25 mmHg。尽管此诊断方法为金标准,但寻找非侵入性手段来预测 PH 仍然十分重要。
    已有研究表明运动耐量的下降与 PH 进展相关,评估运动耐量可能有助于预测 PH。有研究证实静息时低氧血症和 PH 有关,但对于静息时氧饱和度基本正常、但运动后出现严重低氧血症 COPD 患者是否合并 PH 目前尚不明确。 为了弄清这些联系,来自日本的 Nakahara 等进行了一项回顾性观察研究,结果表明 6 分钟步行试验(6 MWD)和运动时低氧血症均能提示静息时无严重低氧血症的 COPD 患者合并 PH。文章近期发表在 Respirology 杂志上。
    该研究收集患者的临床特征资料、肺功能(包括弥散功能)、血气分析(右心导管术后 1 月内)等。为了评估运动耐量和运动时低氧血症的严重程度,所有受试者均接受了 6 MWD, 步行实验结束时评估了动脉血氧饱和度(SpO2)。所有患者均进行了右心导管术检查。 研究除外标准为:近三个月发生了 COPD 急性加重、肺动脉闭塞压 ≥ 15 mmHg、静息时动脉氧分压(PaO2)<60 mmHg 。 研究共纳入 84 个受试患者,其平均第一秒用力肺活量(FEV1)所占预计值百分比为 47±21%。平均 mPAP 为 20.4±5.6 mmHg。 单变量分析显示,mPAP 与年龄、PaO2、用力肺活量(FVC)占预计值百分比、FEV1 占预计值百分比、FEV1/FVC 比值、一氧化碳弥散量(DLco)占预计值百分比、6 MWD、步行实验结束时的 SpO2 呈负相关。其中步行实验结束时的 SpO2 与 mPAP 的相关度非常高。 逐步多元回归分析显示,6 MWD、步行实验结束时的 SpO2 仍然是 mPAP 的独立预测因素(矫正后的 R2 = 0.6)。受试者工作特征曲线(ROC)显示,步行实验结束时的 SpO2 在预测肺动脉高压时的曲线下面积是 0.896,识别 COPD 患者有无 PH 的最佳截断值为 81%,其敏感性达 0.86,特异性达 0.84,阳性预测值为 52%,阴性预测值为 97%。
    研究首次表明,6 MWD 和运动时低氧血症均能预测静息时无严重低氧血症 COPD 患者发生肺动脉高压。这一发现将有助于临床医生以更简单的方式识别 COPD 患者发生 PH 的风险,并进行及时的干预措施。此外研究认为,步行实验结束时的 SpO2 可作为非侵入性手段来排除 PH 的可能,但由于其阳性预测值较低,不适合作为筛查试验应用于临床。
友情链接: 广州医科大学 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 好大夫在线 365心血管网 广医附一 中华医学会 丁香园 广东省实验动物信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