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关闭
关闭
诊疗技术
特发性肺动脉高压患者的氧合特征及护理对策

赵晓红 陈文利 暨铭坚 陈灵丹 李平东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

摘要:目的:探讨特发性肺动脉高压的氧合特征和护理对策。方法回顾性分析2016 1 月至2017 12 月我院呼吸科收治的肺动脉高压患者97 人,其中呼吸疾病相关肺动脉高压患者20 人,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患者38 人,特发性肺动脉高压患者39 人。所有患者均经右心导管确诊,分析不同类型肺动脉高压患者Pa02PCO2 Hb 结果的差异。结果三组患者均存在低氧血症;特发性肺动脉高压PCO2 值为32.93±5.33,呼吸疾病相关肺动脉高压PCO2 值为50.32±15.57,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PCO2 值为35.25±6.27,三组比较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三组PaO2Hb 值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特发性肺动脉高压患者年龄明显低于其他两组。结论与呼吸疾病相关性肺动脉高压患者相比,特发性肺动脉高压的氧合指标更接近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因此认为特发性肺动脉高压患者可以进行长期氧疗。

关键词:肺动脉高压;氧疗;护理

肺动脉高压是一种以肺血管阻力进行性升高为特点的临床综合征,主要表现为进行性呼吸困难和运动受限,最终右心功能衰竭而死亡。呼吸困难导致的慢性缺氧严重威胁着肺动脉高压患者,影响疾病的预后及患者的生存质量。而临床许多患者除了呼吸疾病相关肺动脉高压患者存在规律的长期氧疗,他类型的肺动脉高压患者基本都没有过规律氧疗,住院期间的氧疗依从性也不高。目前国内对于肺动脉高压患者氧疗的研究仅限于呼吸疾病相关肺动脉高压,且认为氧疗对于早期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相关肺动脉高压患者起到稳定肺动脉高压的效果[1]。本文通过对特发性肺动脉高压(IPAH)、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CTEPH)及呼吸疾病相关肺动脉高压患者的临床特征进行对比,分析特发性肺动脉高压的氧疗护理对策。

1.对象与方法

1.1对象

回顾性分析20161月至2017.12月我院呼吸科收治的肺动脉高压患者97人。入选标准:①患者年龄1881岁;②经右心导管确诊,符合美国心脏学院基金会/美国心脏学会颁布的肺动脉高压专家共识确诊的特发肺动脉高压(IPAH)、慢性血栓性肺动脉高压和呼吸疾病相关性肺动脉高压患者。排除标准:排除其他可解释病因的肺动脉高压,左心功能不全的患者。

1.2方法

所有患者均经右心导管确诊,肺动脉高压的诊断标准是:在海平面状态下、静息时、右心导管检查肺动脉收缩压>30mmHg(lmmHg=0.133kpa)()肺动脉平均压>25 mmHg,或者运动时肺动脉平均压>30mmHg。此外,诊断肺动脉高压,除了上述肺动脉高压的标准之外,尚需包括PCWP<15mmHg[2],不同类型肺动脉高压患者按年龄、性别进行分组,两两比较,分析Pa02PCO2Hb结果的差异。

2.统计学处理

采用SPSS21.0对数据进行统计分析。计量资料均用均数±标准差( x ± s )表示,多组间比较采用单因素方差分析(ANOVA),两两比较采用Bonferroni法进行校正。分类计数资料组间比较采用χ2检验。检验水准均为P<0.05有统计学意义。3.结果

3.1 三组人群基线资料比较结果见表1

肺动脉高压患者97 人,男55 人,女42 人,其中呼吸疾病相关肺动脉高压患者20 人,男6 人,女14 人,年龄56.65±12.94;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患者38 人,男27 人,女11 人,年龄57.97±12.92;特发性肺动脉高压患者39 人,男22 人,女17 人,年龄40.03±11.47。三组年龄经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显示,总体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三组男女经χ2 检验结果显示,呼吸疾病相关肺动脉高压组男性人数所占比例明显低于特发性肺动脉高压组和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进一步采用Bonferroni 法对三组年龄进行两两比较,结果显示:呼吸疾病相关肺动脉高压组和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组患者的年龄均明显高于特发性肺动脉高压组,差异均有统计学意义(均P<0.05);呼吸疾病相关肺动脉高压组和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组患者的年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3.2 三组人群相关指标测量比较结果见表2

三组PaO2%Hb 经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显示,总体差异均无统计学意义(均 P>0.05);三组PCO2%经单因素方差分析结果显示,总体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进一步采用Bonferroni 法对三组PCO2%进行两两比较,结果显示:呼吸疾病相关肺动脉高压PCO2%明显高于特发性肺动脉高压组和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特发性肺动脉高压组和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组的PCO2%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0.05)。

4.讨论

4.1 特发性肺动脉高压的氧合特征

特发性肺动脉高压患者年龄以青年为主,这一点与文献报道一致,但男女性别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这一点与文献报道有点差异[3],可能与样本量有关。三组患者均存在低氧血症,IPAPCTEPH氧合情况类似,二氧化碳分压在正常范围或低于正常。CTEPH是由来自静脉系统或右心的血栓,引起一次或反复发生的肺血栓栓塞导致血栓机化、肺动脉管腔狭窄甚至闭塞、肺血管重塑,从而引起肺动脉压力进行性升高,并最终导致右心室衰竭的一组临床综合征,这种血管的重塑,影响机体的通气/血流交换,从而造成慢性缺氧。文献报告CTEPH的病理改变与IPAH类似,认为IPAP也存在长期慢性缺氧,在不合并其他心肺疾病的情况下不会引起CO2潴留[4]。程振玲等[5]认为长期暴露在低氧环境中可以诱发肺动脉高压,随着低氧暴露时间的延长,与常氧组比,肺血管重塑,肺动脉高压形成。因此认为合理的氧疗方案可以有效的延缓疾病的进展,改善活动耐力,提高生活质量。

4.2氧疗护理对策

WHO功能分级为Ⅲ、Ⅳ级以及动脉血氧分压持续低于60mmHgPAH患者,在乘坐飞机时应注意吸氧[6]。临床氧疗指南[7]中对于肺动脉高压患者也建议进行长期氧疗。长期氧疗(LTOT)是指以低流量(1-3 L/min)每日给慢性低氧血症病人吸氧,并持续较长时间[8]LTOT的目的是通过吸入高于空气中氧浓度的空气、氧气混合气体,来改善低氧血症或减少其并发症[9]。有研究表明,控制浓度在25-29%范围内,即使疗程超过10年也不会发生氧中毒[10],目前一致认为,每天吸氧至少15小时,且吸氧时间越长,氧疗效果越好,以使动脉血氧分压大于8.0KPa才能获得较好的氧疗效果,增加运动耐力,降低肺动脉压[11]。而是否伴有高碳酸血症,对于氧疗的方式和氧疗的目标均有不同的要求,史雪[12]等认为呼气末二氧化碳分压可以评估特发性肺动脉高压及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的严重程度,与IPAH患者相比,CTEPH患者的运动耐力明显增高,通气效率显著下降。PETCO2在评估IPAHCTEPH患者的疾病严重程度方面具有重要价值,但该值在IPAH中的价值更高。IPAH氧疗方案可以根据二氧化碳分压及氧分压情况进行氧疗。5 L/min以下的吸氧可以选择双腔鼻导管吸氧,当氧流量大于5 L/min,将会造成鼻粘膜干燥、痰液干结等,增加病人不适感,当吸氧流量大于6L/min时,鼻咽部的解剖死腔被氧气完全充满,通过提高氧流量将不会增加给氧浓度。且当氧流量超过7 L/min时,病人已经无法耐受;氧流量5-8L/min时,可以选择面罩给氧,但当氧流量大于8 L/min时,吸入氧浓度不能进一步增加,且长期高流量氧疗可能会出现氧疗并发症,如吸收性肺不张、氧中毒、白细胞功能下降等,可以使用主动湿化的经鼻高流量氧疗,提高吸氧效果及适度[13],随着病情的稳定要逐步减低氧流量,直至氧分压达到基线水平,氧流量降至日常维持量。

5.小结

特发性肺动脉高压病死率高,病因复杂,进行规范的氧疗,能够提高患者生活质量,活动耐力,延缓疾病进展,二氧化碳分压可以反映疾病的严重程度,根据二氧化碳分压及氧分压情况选择适合的氧疗方式。目前来说经鼻湿化高流量氧疗是高流量氧疗的较好选择[14]

参考文献:

[1]徐凌,蔡柏蔷.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合并肺动脉高压的发病机制研究进展[J].国际呼吸杂志,2009,29(6):321-325.

[2]Barst RJ,McGoon M,Torbicki A,et al.Diagnosis and differential assessment of Pulmonary arterial hypertension.J Am Coll Cardiol,2004,43(12Suppl S):40S-47S.

[3]季颖群,张中和,陆慰萱.不同类型肺动脉高压临床特点分析[J].中国实用内科杂志,2010,30(8):720-722.

[4] 郭晓曦. 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J]. 心血管病学进,2016,(3):323-328.

[5]程振玲,施熠炜,杜永成.慢性低氧对肺动脉高压大鼠肺血管ERK 1/2p38MAPK 表达的影响[J].国际呼吸杂志,2016,(23):1804-1808.

[6]杨涛,何建国.对肺动脉高压患者的管理应有一套完整的策略——2009年欧洲肺动脉高压诊断和治疗指南解读[J].中国循环杂志,2012,27(z1):81-86.

[7] 张静. 临床氧疗相关指南简介及解读[J]. 中华医学杂,2017,97(20):1540-1544.

[8]McDonald CF,Crockett AJ,Young IH.Adult domiciliary oxygen therapy:Position statement of the thoracic society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J].The Medical of Australia,2005,182(12):621-626.

[9]Jindal SK,Agarwal R.Oxygen therapy[M].New Delhi:Jaypee Publications,2008:143-192.

[10] 王丽. 肺部疾患病人长期低流量氧疗的护理[J]. 中外健康文,2013,(51):185-185.

[11]朱静,徐维国.慢性阻塞性肺疾病与认知损害的研究:低氧血症及家庭氧疗的意义[J].国际呼吸杂志,2015,(17):1312-1314.

[12]史雪,杨国玲,陈杨等.呼气末二氧化碳分压评估特发性肺动脉高压与慢性血栓栓塞性肺动脉高压严重程度的价值[J]. 中华结核和呼吸杂,2017,40(1):34-39.

[13]吕姗,安友仲.主动温湿化的经鼻高流量氧疗在成人患者中的应用[J].中华危重病急救医学,2016,(1):84-88.

[14]吴丽娟.关注呼吸衰竭治疗的新技术--加温加湿经鼻高流量氧疗[J].华医学杂志,2017,(5):321-324.

编辑:陈海霞

友情链接: 广州医科大学 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 好大夫在线 365心血管网 广医附一 中华医学会 丁香园 广东省实验动物信息网